<cite id="71tz5"><video id="71tz5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1tz5"><strike id="71tz5"><listing id="71tz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71tz5"><dl id="71tz5"></dl></menuitem>
<cite id="71tz5"><strike id="71tz5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71tz5"><strike id="71tz5"><listing id="71tz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71tz5"></var>
<cite id="71tz5"><video id="71tz5"><thead id="71tz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1tz5"></var><ins id="71tz5"><span id="71tz5"><thead id="71tz5"></thead></span></ins>
<ins id="71tz5"><span id="71tz5"><menuitem id="71tz5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71tz5"></var>
  • 醫院主站
  • 媒體聚焦 24小時更新醫療健康領域的要聞,打造最及時、最鮮活的資訊平臺。
    2021年01月 總第99期 主辦: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黨委宣傳部
    本期責任編輯:龔雨西
    長江云: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    發布:長江云 時間:2021-02-05
    A+ A-  

    腹痛、腹瀉多日,以為是普通腸胃炎,誰知竟是病死率高達70%~90%的罕見外科急腹癥——腸系膜血管栓塞。在大部分小腸壞死、肺大皰破裂的極危情況下,武漢大學人民醫院(湖北省人民醫院)多學科診療(MDT)團隊沉著應對,攜手攻關“短腸綜合征”這一世界性難題。2月1日,在6大學科團隊保駕護航下撿回性命的袁先生,終于平安出院。

    患者轉出ICU前與醫生團隊合影(從左到右:詹麗英教授、陳偉醫生、王璐醫生、石邵坤醫生)

    肚子漲,原是少見外科急腹癥

    去年12月初,袁先生在家中突感腹痛,同時伴有腹瀉,他以為只是老毛病腸胃炎犯了,兩三天就能自愈,并沒有放在心上。就這樣拖到了第8天后,他的腹痛不僅沒有緩解,反而逐漸加劇,肚子也漲得像氣球一樣。

    12月10日,趕到當地醫院就診、腹部CT檢查后發現,袁先生患有腸系膜上動脈遠端栓塞,是一種病死率極高的少見外科急腹癥。限于當地醫院的診治水平,袁先生當即被轉至武漢大學人民醫院(湖北省人民醫院),并經急診綠色通道直接收入該院重癥醫學科I科。

    當日值班醫生陳偉查看了袁先生的情況后,預感到了病情的棘手和危險,迅速向科主任詹麗英教授報備。詹麗英主任當機立斷,第一時間啟動醫療部、胃腸外科、介入科、消化內科等多學科啟動腸系膜栓塞多學科(MDT)聯合診療。放射介入科胡紅耀主任、吳振中醫生緊急給袁先生做腸系膜造影檢查,結果顯示:腸系膜上動脈已中斷閉塞,因堵塞時間過長,已錯過溶栓取栓最佳時機,此時采取介入手段效果有限。

    結合檢查結果,團隊決定,為袁先生先行全身抗凝溶栓治療等待血管再通。此時,袁先雖仍感腹痛,但腹肌緊張的情況已得到緩解。

    險象環生,手術中隨時可能心跳驟停

    讓人沒想到的是,入院第二天,袁先生突然出現了明顯的呼吸困難,體溫迅速上升至38.5℃,腹痛的情況也加重了。全院再次大會診后判斷,袁先生是腸系膜動脈栓塞腹膜炎合并了膿毒癥,情況十分兇險,必須進行緊急剖腹探查手術。

    得知情況后,麻醉科主任夏中元教授團隊嚴陣以待,將其緊急收入手術室。誰料,術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袁先生血壓驟降,血氧無法維持。聽診查看后發現:袁先生肺大皰已破裂,大量氣體涌入胸腔,壓迫到了正在機械通氣的肺臟,這使本來就遭受膿毒癥打擊的雙肺雪上加霜。病情急轉直下的他,隨時都可能出現心跳驟停!

    危急關頭,手術團隊迅速聯系胸外科王博副教授,緊急為其行胸腔閉式引流術,解除肺部因氣體壓迫導致的呼吸窘迫。同時,在一旁密切關注手術進展的重癥醫學I科高文蔚教授考慮到袁先生病情不   穩,手術風險極大,立即請示詹麗英主任聯合急危重癥ECMO團隊和麻醉團隊一起為手術保駕護航。

    ECMO護航,攻克“短腸綜合征”世界難題

    ECMO置管、裝機、運行,一氣呵成,患者生命體征恢復平穩

    凌晨3點半,李光副教授、高航護師頂著嚴寒火速趕至科室。憑借急危重癥ECMO團隊豐富的救治經驗和熟練的操作技術,置管、裝機、運行,一氣呵成,患者的血氧很快就恢復了正常,各項生命體征也逐漸平穩,手術得以繼續進行。胃腸外Ⅱ科劉顏良和郭聞一醫生打開腹腔后,看到了醫生最不想看到的畫面:患者的大部分小腸已經完全失去了血供壞死,剩下的小腸長度已不足半米!

    切除大部分壞死小腸后,袁先生暫時脫離生命危險,但真正的難關還在后面。術后袁先生的小腸只剩不到半米,沒有了小腸的吸收功能,消化道難以攝入和吸收營養,經胃道喂食的營養還沒吸收就原樣排了出來。同時,袁先生的身體機能,也在嚴重疾病下大量消耗。

    面對“短腸綜合征”這一世界難題,重癥醫學I科營養團隊經驗豐富,每天精心計算糖脂比、蛋白量、微量元素和維生素等病人生理所需,通過腸外營養方式靜脈輸注營養液,并鼓勵袁先生少吃多餐;采取全身抗凝治療,以預防腸系膜血管再度栓塞;受傷的雙肺也在精心治療下慢慢愈合。

    術后11天,袁先生病情好轉,各項生命體征和指標達到轉出ICU的條件。順利轉至胃腸外Ⅱ科、經付濤主任團隊精心治療后,袁先生開始下床活動,體重也逐漸增加。2月1日從醫院出院后,他還將在社區繼續綜合營養治療,擇期再行腸造口還納手術。

    詹麗英教授介紹,腸系膜血管栓塞起病急,病情發展迅速,普通CT難以發現,病死率高達70%~90%。腸系膜上動脈是人體內最重要的動脈之一,為小腸、右半結腸提供血液,一旦堵塞,大部分的小腸和右半結腸容易壞死,導致休克、急性肺損傷、急性腎損傷等多臟器功能衰竭甚至死亡。據悉,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高度重視腸系膜血管栓塞多學科(MDT)診療,為應對世界性醫療難題“量身定制”科學、合理、優化的診療方案。

    患者出院前與再度與醫生團隊合影 詹麗英主任(左三),杜賢進副主任(右三),王璐醫生(左二),石邵坤醫生(右二)

    (通訊員:楊岑 王璐 編輯:許釗)

    相關報道:

    湖北日報:小小腹痛竟暗藏殺機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
    長江云: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
    湖北廣播電視臺: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
    武漢廣播電視臺: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
    楚天都市報:小小腹痛竟暗藏殺機,6大學科專家緊急攜手成功搶救“腸卒中”患者

    武漢晚報:警惕,高致死率!腹痛+腹瀉,或許是這種罕見病

    湖北發布: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
    武漢新聞綜合廣播:小小腹痛竟暗藏“殺”機!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
    荊楚網:小小腹痛竟暗藏殺機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6大學科攜手攻克世界性醫療難題

    中國經濟網:警惕,高致死率!腹痛+腹瀉,或許是這種罕見病



    58酷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