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71tz5"><video id="71tz5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1tz5"><strike id="71tz5"><listing id="71tz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71tz5"><dl id="71tz5"></dl></menuitem>
<cite id="71tz5"><strike id="71tz5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71tz5"><strike id="71tz5"><listing id="71tz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71tz5"></var>
<cite id="71tz5"><video id="71tz5"><thead id="71tz5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1tz5"></var><ins id="71tz5"><span id="71tz5"><thead id="71tz5"></thead></span></ins>
<ins id="71tz5"><span id="71tz5"><menuitem id="71tz5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71tz5"></var>
  • 醫院主站
  • 患者飛鴻 24小時更新醫療健康領域的要聞,打造最及時、最鮮活的資訊平臺。
    2019年12月 總第96期 主辦: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黨委宣傳部
    本期責任編輯:鄒亞琴
    我與腫瘤的一周年
    發布:康復患者:扶聃 時間:2018-09-28
    A+ A-  

    我叫扶聃,是一個樂觀積極,熱愛生活的人。我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一個可愛的孩子,一份舒心的工作。日子一直過的云淡風輕,簡單愜意。

    可是,晴朗的天空突然狂風暴雨。

    去年初夏,我發現自己有些便血,開始以為是痔瘡犯了,隨后又發現身體愈加虛弱,于是決定去醫院檢查。我清楚地記得,2017年9月19日清晨,老公陪我來到武漢市第八醫院。醫生指診后,第一句問話就讓我懵了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,接著說“???還這么年輕?”我立刻有種不詳的感覺。與醫生簡單交流之后,被要求立即住院全面檢查,一種從頭至腳的恐懼死死地纏繞著我,害怕!非常害怕!

    直腸巨大腫瘤?良性?惡性?癌癥?死亡……這些之前從未接觸過的恐怖詞匯,一直盤旋在大腦里,我害怕的大哭(只到此刻寫下這些文字時,依舊是淚流滿面),不停地哭,我的孩子怎么辦?我的親人怎么辦?我還能活幾天?為什么會這樣……

    在等待活檢結果的日子里,家人陪我一起翻看了大量與病情相關的書籍,查閱了很多資料,也收到了很多親朋的建議,漸漸了解了癌癥并不是不治之癥,準確地說是一種慢性病,只要積極治療,好生調養,還是有很大的生存希望。我慢慢收拾好心情,從一開始的絕望轉變為充滿希望。

    剛剛拾起的希望,沒想到再次遭遇殘忍的現實。

    我的腫瘤長在直腸,而且比較大,必須立刻手術切除。但遺憾的是,腫瘤位置太靠近肛門,只能連同肛門甚至周圍器官一起切除,今后需要通過腹部造口來排便,終身佩戴造口糞袋。這無疑又是晴天霹靂。我無法接受一個殘缺的身體和那樣奇怪的排便方式,畢竟我才36歲,曾經那么愛美,那么講究生活的質量。但是事實就是這么無奈,想要活下去,就必須接收手術后的殘缺。為了尋求更好的治療方案,家人上網查詢,四處打聽,帶著我的病歷去各醫院咨詢,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:因為腫瘤距肛門太近,沒法保留肛門。我再一次陷入痛苦的境地……

    就在此時一位朋友介紹,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胃腸外科對于低位直腸腫瘤有很好的治療手段。哪怕只有1%的希望,就要做100%的努力。于是,火速轉院,于2017年9月29日住進了武漢大學人民醫院胃腸外Ⅰ科。由童仕倫主任引薦,認識了我的主治醫生——鄭勇斌教授——我的大恩人!

    初見鄭教授,給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。戴著眼鏡,溫文爾雅,一副學者風范,問診過程耐心細致、語氣親切,讓病患覺得很放松。最重要的是,鄭教授擅長超低位直腸癌保肛術,是全省乃至全國為數不多的這方面專家,之前已經為多位超低位直腸癌患者成功實施了手術。哇,柳暗花明,我真是太幸運了!

    欣喜之后,開始了我的治療。術前,先做了兩次化療以縮小腫瘤。2017年11月16日,手術條件成熟,鄭教授為我做了直腸腫瘤切除保肛術。術前有很多的擔心,鄭教授對我說,因為腫瘤位置實在太低,距肛門口僅3cm,要在徹底清除癌細胞的同時保住肛門排便及其他生理功能,手術難度很大,但他們一定會盡力。從早上八點多進手術室,到下午四點多出來,歷經了七八個小時的時間,手術非常成功。謝天謝地!

    術后的半年,是最艱難的半年。因為直腸手術受損,所以術后暫時要用腹部臨時造口排便,術后還要繼續做化療,還有鄭教授交代的每日肛門康復訓練。所以這半年里我成了徹底的病人,其間不斷地往返醫院,化療的副作用令我難受之極,每日要做康復訓練,還要精心護理造口,造口皮膚也反復出現過敏潰爛……索性的是,我的心態一直積極陽光,即使這樣,我每天依舊好吃好喝好玩,樂滋滋的休養著。

    終于,在做完了術后第五次化療之后,經過身體檢查,鄭教授說造口可以還納了。2018年6月19日,再次由鄭教授為我完成了造口還納手術,以后我就能以正常的方式排便了。

    經過鄭教授的手術,我身體各方面的機能都恢復如常,甚至比以前更好。手術不僅切除了直腸腫瘤,排尿功能絲毫未受損。但受過傷的肛門功能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恢復,至此術后三個月,每天排便次數還比較多,但是基本不影響生活質量。前不久我還帶著孩子去海邊玩了一趟,感覺又和從前一樣了。

    今天是2018年9月19日,距我第一次入院知曉自己患病,整整一年了。在此,我要特別感謝鄭勇斌教授醫療團隊,給了我最好的治療,讓我的人生沒有留下遺憾,在這里要大大地鞠一個躬;同時,也要感謝我親愛的家人,在患病期間給了我最好的照顧和關愛,讓我可以戰勝病魔,在這里要給一個大大地擁抱。

    妹妹對我說:雖然不幸患病,但其實我很幸運。有超高的醫療技術,有家人溫暖的愛,有夠治病的錢,這三者缺一不可,幸運的是我都有。是的,我很幸運,我很感恩,我很珍惜。

    我愿以自己的切身經歷分享給不幸患病的病友們,希望他們能跟我能一樣堅強、樂觀,積極配合醫生治療,也一樣幸運地回到健康幸福的生活中來!


    康復患者:扶聃

    2018年8月19日






    58酷彩